二十歲的最後一天

選擇在hall,跟自己對話。

 

最近心情挺低落,沒緣故的。就是甚麼都提不起勁的。

剛開學,就一堆開sem飯,真的不知道為何要吃,真的很例行公事,完全的social…不是才剛在暑假吃完嗎?

真的,甚麼人也不想見,甚麼事也不想做。

說實話,他們的飯局,對我是一種壓力。

可以讓我做自己嗎?放過我,好嗎?

真的不願再妥協,我真的累了。

不想讀書,就連lab也不願做。踢波,也不是特別的快樂。

人生好像沒有意義了。

我找不到我能填上顏色的地方。

爸媽依舊這樣煩,真希望他們會改變。

我有病,也不願跟他們說,有甚麼事,也不願跟他們傾訴,他們是成功的父母嗎?

妹總算跟我親近了,而這是開心的。

 

在許多人的眼中,我的生命總是被羨慕著。我由小到大讀的是名校,接受的是非常好的教育,音樂造諧和運動方面也不錯,成績也能維持在中上。但他們看不見的,是我所承受的心理壓力,我被剝奪的童年、自由…就算我考了演奏級,現今的人大多只聽流行音樂,只有彈流行歌,彈結他的,天份才稱得上高,才被崇拜。從來,我的行為舉止只在那「乖」的規範中,曾經叛逆過,但跟其他人相比,才稱不上叛逆。從來不跟父母傾訴,因為換來的只是「為我好」的教誨。自從沒再上鋼琴課後,我失去了我惟一能傾訴,詢問意見的成人。其實,每個人也有情緒的,我看似沒有,只不過是我把它抑壓了。但現在,我不知道這是否正確,因為永遠受傷的,總是只有我。

現在的我,只希望我的存在是有價值的。

希望二十一歲的我對未來不要再如此迷惘。

二十歲的最後一天

生與死

這學期開始讀HUMA1000,第二課便探討安樂死。

這星期想了很多。

一個人,營營役役,勞碌一生,退休後,沒有人生目標,幸運的話還有老伴,要不自己一個,也許還有一兩個知己。但這是在過日子,消耗生命,而不是完成自己心願,有衝勁、期望地過每一天。每天也是得過且過,沒有期待,也沒有失落。這樣的日子非常平淡,但,有趣嗎?

這樣活著的意義是甚麼?

為何就不早點了結自己的生命,這樣又不用浪費資源,又不用強迫自己過日子,不是嗎?

最近對人生已經無甚希望,找不到活著奮鬥的意義,也許三十歲我已經經歷我所期待的事情,那就再沒有理由留在這世上,看著社會慢慢地變態,畸型,失去應有的價值,被金錢理益所控制,看著一個又一個曾經天真爛漫的同學墜落…罷了。

何必活著?讓自己不斷的傷心、流淚?

生與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