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/3/18 隨筆

直至今天,才突然發覺,自己好像有點過份堅強。也許是倔強。

青少年反叛期開始,不斷努力掙脫父母的束縛,日日夜夜搞對抗。真的,如果哪天我跟我媽沒吵架,是奇蹟,然後家𥚃異常安靜。我媽蠻堅強的,但我會把她弄哭。

從前,習慣了,有甚麼問題就告訴媽媽,但永遠,她不會安慰,只會叫我如何反省。是對的人生態度,但絕對不是對的時候。漸漸的,我不再告訴她任何事,除非是無關痛癢的,因為我不想換來指責。

發生甚麼事,相信的,只有自己。真的處於臨界點,頂多只會找coco訴訴苦。曾經會找piggy,但上大學後,她太忙了。

有天跟爸不知說起甚麼,然後他一臉正經的問:你也會有失眠的時候嗎?

那一刻,我真的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哭。媽的我那時已經不知失眠了多少次,失眠到數數字已經失效,才會用那個網絡上的方法。

自上大學後,一直也循科研的路走。不像其他人,我沒有參與學會,沒有認識很多的師兄師姐,要找人詢問也沒有。頂多有個trevor,但不熟。倒是有幸認識joyce,有個姐姐照顧的感覺著實不賴,有時也能跟她耍耍白痴打打球。

現在在lab,能跟kevin像朋友一樣的相處,談天說地,也許就是我愛這裡的原因吧。起碼,做得差,罪惡感不大,成功了,還得到讚許。

無緣無故的,在fb,跟edward談起天,總算能有個跟我步伐差不多的人,跟我一起談談未來,大家鼓勵大家。舊室友,也沒有忘記我,有空跟我討論安哲。joyce我也不停和她白痴的用貼圖談天。

在這裡,跟別人說你讀science,biology,他們是滿臉敬佩,而不是不屑。不論讀任何科,在這裡,至起碼,你會得到別人的認同和尊重。

我好像,終於,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感。我不愛在鎂光燈下,但我仍然渴望有一兩個人記得我。我曾經很懊惱,差不多整支球隊員的生日大家也慶祝,惟獨我未嘗過。

在家,找爸只會是因為有事請他幫忙或處理,通常是電腦,然後就沒有了。我們沒有共同的話題。我嘗試跟他討論車,但他們從來沒有嘗試看或了解足球,因為他們永遠沒有時間。爸永遠只躲在電腦前看他的電影,媽的時間永遠在陪伴做功課和溫習中。

曾經,我有多渴望他們來看我比賽,然而一次又一次的忙碌而拒絕,我早已放棄了。我早已忘記有那一次他們觀看過我的比賽(還是真的沒有),我沒有一張家人為我拍比賽時的照片,沒有感受比賽時有家人朋友支持的喜悅和興奮。其實我只想讓你知道我在球賽中有多快樂,我希望能讓你們驕傲。

妹有事後,媽會叫我體諒甚麼甚麼的。我當然會體諒,但這樣,我更不願讓他們擔憂,甚麼事也自己吞下去。

也許這就是長大吧。

2016/3/18 隨筆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